您現在的位置: > 新聞信息 > 新聞動態 >

腾讯分分彩: 新聞動態

聯系我們

劉老師:18691180016/18691180019
賀老師:18691180017

座機:0911-2211160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網址:腾讯分分彩 www.hkzlj.com
地址:延安市寶塔區棗園路

圖說延安||1937年延河邊的這聲槍響,驚動了毛澤東

添加時間:2020-04-03 14:14 來源:未知 瀏覽次數:

腾讯分分彩 www.hkzlj.com 1937年10月11日,延安城北門外陜北公學大操場,舉行公開審判黃克功逼婚槍殺青年學生劉茜案件群眾大會。

抗大政治部副主任胡耀邦、邊區保安處黃佐超、邊區高等法院檢察官徐時奎出任公訴人。邊區法院審判長雷經天和抗大、陜公代表等4位陪審員,以及書記員,共同組成審判庭。

審判長雷經天從座位上站起來,當著黃克功的面公開宣讀毛澤東為此案寫來的復信:“黃克功過去斗爭歷史是光榮的,今天處以極刑,我及黨中央的同志都是為之惋惜的。但他犯了不容赦免的大罪,以一個共產黨員、紅軍干部而有如此卑鄙的,殘忍的,失掉黨的立場的,失掉革命立場的,失掉人的立場的行為,如為赦免,便無以教育黨,無以教育紅軍,無以教育革命者,并無以教育做一個普通的人。......請你在公審會上,當著黃克功及到會群眾,除宣布法庭判決外,并宣布我這封信。對劉茜同志之家屬,應給以安慰與撫恤。”


此案被告人黃克功  此案受害人劉茜

全場頓然肅靜下來,雷經天繼之宣讀邊區最高法院刑事判決:“本庭判決兇犯黃克功,因戀愛問題而槍殺革同志劉茜,經公審,處以死刑,立即執行。”

克功聽完毛澤東的信和公審宣判,表示誠懇認罪,甘心伏法,毫無怨言,并高呼口號:“共產黨萬歲!毛主席萬歲!”

 

群眾中有許多人發言,免除他死刑,讓他戴罪立功,將功贖過。不少老紅軍干部甚至痛哭流涕,場面極其悲壯。


童年的劉茜(左一)與家人合影。一樁慘案不僅傷害了被害人,而且對兩個家庭都造成了嚴重損傷

黃克功,江西南康縣人,時年26歲,少年時就加入紅軍,參加過井岡山斗爭和二萬五千里長征,在二渡赤水和婁山關戰斗中表現突出,先后任紅軍某團團支部書記、宣傳科長、政治委員,中共黨員。他隨紅軍長征到達陜北后,先在抗大學習,畢業后留校擔任第十五隊隊長,與該隊學員劉茜戀愛。在他的觀念中,戀愛就是訂婚。感情遇挫后,他覺得對方戲弄了一個革命軍人的情感。10月5日傍晚,黃克功一身戎裝,來到清涼山下的陜北公學門口,邀請劉茜到延河邊散步,打算最終解決他們之間的戀愛關系問題。雙方洽談未果,黃克功拔出隨身攜帶的勃朗寧手槍,將劉茜殺害。

 

劉茜,山西定襄縣人,時年16歲,曾經在太原市友仁中學讀書。盧溝橋事變后,出于一腔抗日救亡熱情,她放棄良好的家庭環境,奔赴延安,1937年8月被錄取為抗大第三期第十五隊學員。同年9月,原抗大第三期第十五隊學員全部轉入新創辦的陜北公學,劉茜也到了清涼山下的新學校。但黃克功仍然留在了抗大,被重新調任第六隊隊長。


保存在檔案館里的黃克功案判決書

10月5日晚,劉茜一夜未歸,第二天被發現時已經僵臥在延河岸邊。陜北公學的學生們頓時驚呆了,往日激昂的學習生活被焦躁激憤的情緒所代替,人們在等待著事件的結果。迫于輿論壓力,殺人償命,黃克功初審被判處死刑。他不滿意對自己的審判,陳書毛澤東,一定要求毛澤東處理這件事。毛澤東致信陜甘寧邊區高等法院院長兼黃克功案審判長雷經天,表明壯士斷臂、嚴明法紀的堅決態度。


陜甘寧邊區高等法院關于黃克功案布告

當時延安和陜甘寧邊區沿用原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婚姻條例》。這份條例最初由王明從蘇聯引入并加以改進,1931年11月28日經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中央執行委員會第一次會議決議通過,1934年加以修訂。其中規定結婚年齡,男子須滿20歲,女子須滿18歲。由于戰爭環境影響,這個婚姻條例在具體執行過程中,的確不是非常嚴格。當時的婚姻現實是,中央主力紅軍由征出發時的9萬余人,到四川只剩下將近2萬人,再經張國燾分裂后,真正到達陜北的只有數千人,其中女紅軍50人。到1937年底至1938年初,男女比例為30:1。到1941年,為18:1。到1944年5月,為8: 1。在這種情況下,往往以組織的形式處理婚姻的問題。

 

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洛甫(張聞天)參加了公審大會,并在審判結束后發表講話,強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闡釋怎樣正確對待和處理戀愛婚姻與革命關系時說:“革命隊伍里的終身伴侶,首先應該在政治上、思想上有共同的信仰,愿意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。志同道合、情投意合才是夫妻間最大的幸福和快樂。找對象也不能要求對方十全十美,無論在戀愛過程中和結婚后,男女雙方都應該互相尊重,互敬互愛,互相幫助,互相學習,取長補短,共同前進?;瓶斯τ肓躑?,都缺乏正確的戀愛觀,以致釀成悲劇,這是革命隊伍里的一大不幸,要引以為戒,吸取教訓。”

 

{ganrao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