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 > 新聞信息 > 新聞動態 >

腾讯分分彩: 新聞動態

聯系我們

谷老師:18691180019
劉老師:18691180016
電話/傳真:0911-2211160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網址:腾讯分分彩 www.hkzlj.com
地址:延安市寶塔區棗園路

知青淚——記知青回家過年

添加時間:2018-05-15 09:07 來源:未知 瀏覽次數:

1972年冬天,黑土地早已是白蒙蒙的一片,大田農閑了,北大荒的知青又開始涌動,象候鳥一樣,要回家過年,要回南方過年。 在哈爾濱的三棵樹車站,好不容易擠上直達上海的火車,是的,是擠上去的,哪一輛火車不是這樣?根據旅行常識,越是人多的車廂里,自己待的位置一定要與餐車近一點,離廁所門近一點,否則長途跋涉誰也吃不消。果然,想找一個坐位是想也不用想,有個地方能落腳就算不錯了,說得夸大一點,來一個緊急剎車,人都不會倒。
 
我暗自在慶幸,總算擠上來了,車下不少知青還在往窗口中爬,還有許多女知青,焦急地待在火車下面,期盼著能上火車。我又暗自慶幸,在這樣擠的列車上,不可能檢票了,我是逃票的一員,在黑土地上辛辛苦苦干了一年,工分可以講掙得比農民兄弟還多,全年刨去口糧錢,只分到98元錢,平均每個月下來,只有8元多一點的月“工資”,除了回一趟寧波,還有一年的生活費全在這上頭了,我無能為力買火車票。
 
火車終于啟動了,喘著粗氣,轟隆隆地向南方奔馳而去。車窗外的景色一晃而過,人隨著車輪的節奏,早就昏沉沉的了,長時間的站著,二條腿已經麻了,說不清是誰靠著誰,是誰挨著誰,反正在那種情況下,不堅持也得堅持,堅持到底就是勝利。終于,火車越過了南京站,離上海不遠了,旅客們好象也開始清醒過來,天已放光,不少旅客不管人多人擠,硬是從人縫中慢慢地滲透過來,上廁所的上廁所,洗臉刷牙陸繹不絕,反正都是排隊。
 
就在人兒心情開始放松的時刻,最不愿意發生的事兒終于發生了,廁所這一頭,靠著餐車的一頭,堵上了一名車廂乘務員,另一頭開始查票了,二頭都堵上了,還能有什么辦法,甕中捉鱉,逆來順受慣了,該怎么辦就怎么辦,反正又得乖乖地進餐車這個“臨時審查點”了。
 
那一頭的查票人員快到我身邊了,突然從旁邊的廁所里傳出一陣嚎啕大哭聲,與往常的相比反常了,有的逃票的,在查票之前,會抽冷子躲到廁所里,靜悄悄地不吱聲,沒有一個會象現在的廁所里,傳出哭聲,還是那么凄慘,那么大聲,聽聲音是個女的。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年月里,乘警的警惕性是很高的,很快用鑰匙打開廁所門,猛的一下子沖進廁所里,里面就是一個嚎啕大哭的女知青,沒有其它人,狹小的車窗完好無損沒打開過,不象是有誰在廁所里欺負過女知青。車警再三詢問,女知青除了哭,還是哭,哭得雙肩聳動,梨花帶雨,是真哭,哭得人心酸酸地。無奈之下,車警把這名女知青帶進了餐車,餐車就在旁邊,當然,作為無票乘客,我也被“請”進了餐車,沒關系,一餐車人,法不制眾,我也是從容以對。
一邊女知青仍在哭泣,換了個民警上前詢問,還是哭聲一片,聲聲凄涼。一邊逃票的,開始接受民警的盤查,當然了要補票要???。我在乘警的追查下,把身邊唯一的行李,一只軍用挎包里的東西全部拿出來,里面除了一塊毛巾、一支牙膏、一支牙刷、一面小圓玻璃鏡子,再就是二包哈爾濱牌香煙,乘警搜完了我的所有口袋,兜里除了一些零星角子,一無所有。幾個反復下來,都一樣,沒有“收獲”,五六個乘警也好象在意料之中,要求眾逃票的“坦白從寬”,一個乘警眼光瞟向我,無奈之下,我說起了黑龍江插隊的生活,每天2毛8分錢的工分,還只能干七個月,平時連磨個苞米碴的磨米錢都沒有,還得喝鹽水當菜吃,都“坦白”出來了,我的口詞清楚,聲音宏亮,當然沒有一點虛偽,根本不可能造假,年輕的乘警不吱聲了,周邊的知青們頭低了下去,凡是逃票的,都是插隊的,插隊的知青命運都一樣,幾個女知青也已經抹開了眼淚。腾讯分分彩
 
我的聲音一大,旁邊原先在哭泣的女知青反而靜下來了,在一名女乘警再三勸慰下,那名女知青也說開了,原來她也是寧波知青叫黃沂明,看似男同胞的名字,可是含義很深,仍有三塊彈片沒取出來的父親是南下干部,好象是哪個局的局級干部,在文化大革命中,含怨屈死了,母親是沂蒙山區走出來的家庭婦女,在寧波沒有工作,生下來的唯一的一個女兒,以沂蒙山和四明山取名叫沂明,可惜由于受父親的牽連,黃沂明也屬進入北大荒支邊之列,她去了農場,每個月省吃儉用,總要及時地把錢匯到寧波家中,母親的生活費來源,完全依靠女兒了。
 
我從小喜歡看小說,看過“紅日”,也看過“鐵道游擊隊”,知道山東沂蒙山是革命老區,無論在日本鬼子侵占的年代里,還是處在國民黨重點進攻歲月中,山東人民是做到了:最后一口糧食送給子弟兵,最后一塊布為解放軍做軍鞋,最后一名青壯年送上前線?;埔拭韉牡柚兩衩揮幸桓鑾茲肆?,在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,夫婦倆的所有親人都已死在鬼子剌刀下或犧牲了,而今天一對沂蒙夫婦遭難了,她的唯一的一個女兒也當了知青。
 
黃沂明用帶著哭音繼續說下去,原來,反正要回家了,這個月的工資沒有寄回去,準備隨身帶回家,為了防路上小偷,她小小心心地把所有的錢,全部放在貼身的小褲衩里,剛才上廁所方便,一大意,等到自己發覺,所有的錢,已經從大便器的排泄孔中飛出去,飛光了。
 
人總是有感情的,中國人民最大的特點就是講“人緣”,絕對不是冰冷的金錢之上,講“和諧”,更顯示社會主義大家庭的溫暖,且不去講黃沂明的父親是真走資派還是冤屈的,光是為了解放事業,沂蒙人民作出的巨大犧牲,光是她娘倆無依無靠,沒了生活費,眼看年也過不出了,走資派家屬的困境,大家都是心知肚明。
 
沉甸甸的心,不知道我的膽子是從哪里來的,我從軍用挎包里拿出一支牙膏,慢慢地站在餐車的就餐椅子上,眾多的眼光看著我,我又慢慢地打開手中的牙膏后尾,抽出一只小尼龍袋,從袋中取出唯一的一張十元錢:“各位,天下知青是一家,大家搭一把手吧。”說完,我走下來,把錢放在黃沂明旁邊的餐桌上,又走到乘警身邊,看了看他,意思是隨你處理吧。乘警也傻了,逃票沒錢的變成在“捐款”了,又慢慢地發現,眾多逃票的,不知從哪里變出戲法來,你十元,她五元的,默默地走到黃沂明的身邊,放下,無言,回身,餐車里可安靜了。
 
我看到,一名女乘警,把求援的目光,投向這個乘警,瞟向那個乘警,終于,好象是一個當頭的說了:“各位知青朋友,我們也是職責所在,今天的場面確是很感動人,今天是一個特殊的例子,下不為例,請大家回車廂吧。”
 
一晃三十八年過去了,此情此景,總是常常在我的眼前浮現。
{ganrao}